• 首页 > 小说排行 > 衍生言情
    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猫小咪全文免费阅读

    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猫小咪全文免费阅读

    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
    《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在这里!作者为猫小咪,主角是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一直追着他江笙 杨槐小说精彩节选:男人将她压倒在床,脸上尽是压抑的隐忍和杀意。还有几分不自然的情难自控。我傅穆川就算死,也绝不会爱上你!就在沈汐汐以为自己会死时......忽然!傅穆川松开了手,身上传...
    作者:猫小咪 更新时间:2022-09-22 21:08:02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2章

    第2章

    “没人知道你和沈清清是双生女的事,他不信,也得信。”沈父冷哼道,颇有自信。

    话音刚落,门外突然传来整齐有力的脚步声。

    随着大门打开,一脸阴霾的傅穆川挽着一个身披白色毛绒披风的柔弱女人走了进来。

    白雪看到沈汐汐,害怕的发抖:“穆川哥哥,我害怕......”

    傅穆川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后冷眼扫向沈汐汐,“沈清清,敢和我提离婚。你确定沈家和你,承受的起离婚的后果吗?”

    他居高临下的望着眼前的“妻子”,话里行间都是对另外一个女人的维护。

    沈父面色一沉,连忙对着傅穆川赔礼道歉,“穆川,你千万别和清清计较。她就是一时生气才会说出那种不过脑子的话。”

    白雪抱着傅穆川的手臂,怯生生的看着沈汐汐。

    “我一直将清清姐当成亲姐姐。我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那么讨厌我?”

    “虽然姐姐故意找人绑架了我,甚至还想找人玷污我,杀害我。可是,我不恨她。”

    她轻拉着男人的衣袖,“穆川哥哥,姐姐素来最好面子,你千万别当众为难她。”

    白雪看似是在替“沈清清”求情,实际上每一句话都在暗戳对方心狠手辣,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善良无辜的形象。

    沈汐汐讽刺的看向哭啼扮可怜的白雪,“你明知我和傅穆川是夫妻关系,你还横在我们中间做第三者。怎么?现在还要给自己立个贞节牌坊了?”

    她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白雪的那些心机和手段?

    “我没有......我和穆川哥哥真的不是你理解的那种关系。”白雪说着就红了眼眶,委屈的哭了。

    沈汐汐看着她那惺惺作态的样子,顺着她的话继续说,“既然不是,那你叫傅穆川一声哥哥,总该叫我一声嫂子。”

    傅穆川看着咄咄逼人的沈汐汐,又看了眼被欺负到几度落泪的白雪,沉声道。

    “沈清清,道歉!”

    沈汐汐不为所动,“我从不为没做过的事道歉。”

    她是沈汐汐,不是沈清清。

    “清清,给白雪小姐下跪道歉!”为了让傅穆川消气,沈父怒瞪着沈汐汐开口。

    沈汐汐蹙眉,“我一个原配,为什么要给小三下跪道歉?”

    啪!

    沈父抬手,重重给了女人一巴掌:“沈清清,我再说一遍。跪下,给白雪小姐道歉!”

    沈汐汐深吸一口气,态度异常倔强坚定:“我绝对不会给小三下跪道歉!”

    沈父脸色铁青的拿出了一根竹鞭,眼神却时刻在观察着傅穆川的反应:“我说的话,就是命令。这是沈家的家规,你忤逆违抗我,那就是挑衅家规!”

    “我再问最后一遍,你跪不跪?”

    沈汐汐面无表情,她无缘无故经历了这些与她毫不相干的事情,最后还要逼她给一个小三下跪。

    难道这就是沈清清的生活?

    “绝不!”

    沈父手里的竹鞭狠狠落下,一鞭又一鞭狠抽在沈汐汐后腿上。无数鞭落下,女人的后腿上错乱综交替着无数道殷红的鞭痕,血肉模糊,触目惊心。

    沈汐汐脸色煞白,无数冷汗从额头不断渗下。

    腿,已经疼的失去了知觉。

    她没能站稳,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前摔去,单膝跪在了地上。

    傅穆川居高临下的望着沈汐汐,看着她血肉模糊的后腿和绝不认输的样子,出乎意料的没有再继续追究不放。

    他抬腿迈着冷漠的步伐从狼狈女人身侧擦肩离去。

    当看到傅穆川已经离开后,白雪立即褪下了之前善良无辜的模样。 她凑到沈汐汐耳旁,上扬起的嘴唇满是挑衅。

    “沈清清,别白费心机了。你无论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傅穆川的心,他爱的是我。”

    “其实你自己也很清楚,他绝不可能爱上你。”

    白雪生了一双天生无辜的圆眼,可此时那双眼里却满是蛇蝎的狠毒。

    “沈清清,不如我再告诉一个秘密吧。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想绑架我除掉我的计划,只不过我没有戳破,反而还将计就计。”

    “我要借这件事,让傅穆川彻底看穿你的真面目!”

    面对女人的挑衅,沈汐汐一把拽住白雪脖子上的项链,将女人拉到自己跟前道:“你不也失策了吗?”

    “什么?”白雪愣住片刻。

    沈汐汐勾唇冷笑:“你冒着生命危险将计就计被我迫害,目的怎么可能是让傅穆川发现我真面目那么简单?”

    “你想看到的,无非是傅穆川一时动怒杀了我。白雪,你想要的,不就是傅太太的位置吗?”

    她的手转而紧捏上白雪的下巴,挑衅回:“只可惜,你的算计落空了。”

    “你看,就算我差点要了你的命,傅穆川也舍不得和我离婚,更舍不得杀了我。白雪你说,在傅穆川的心里,我是不是要比你更为重要?”

    白雪气的脸色通红,她想反驳,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突然觉得沈清清变得不一样了。

    若是以前她这般挑衅,沈清清一定会掐着她的脖子想杀了她。“别自我安慰了,傅穆川娶你,不杀你,都是为了让你活着赎罪!” 丢下这么一句话后,白雪才重踩着高跟鞋离开。

    沈汐汐离开时,沈父盯着她威胁道:“沈汐汐,不要去招惹傅穆川和白雪,不管你憋屈也好,受委屈也好,挨打也好,都给我忍着!” 回到傅家,沈汐汐坐在沙发上回想着沈父的威胁不由皱眉。

    她本以为沈清清在沈家会过着锦衣玉食般大小姐的生活,结果却并非如此。

    下一秒,佣人走近:“夫人,时间到了。”

    “什么时间?”沈汐汐皱眉问。

    佣人回,“给先生放洗澡水和准备晚餐的时间。”

    沈汐汐怀疑人生的指向自己:“我?给那个疯子放洗澡水?然后让他和小三洗完鸳鸯浴后再一起共进晚餐?我是疯了吗?”

    “我不是傅太太吗?为什么要做这种杂活?”

    佣人低头:“夫人,这些都是您自愿为先生做的。”

    沈汐汐无奈扶额,独自嘀咕:“沈清清,你这么卑微,到底图什么?”

    虽然她和沈清清的关系并不是很友好,可看到有人这般欺负她姐姐,她心里终归有些不舒服。

    “以后我不愿意了,洗澡水和晚餐你找人安排吧。”沈汐汐嫌弃的挥挥手交代。

    “是。”佣人点头应下,心里却悄悄琢磨着,夫人失踪三天好像不太一样了,难道是终于想明白了?

    没过一会,白雪穿着白色浴袍走来。

    她看向沈汐汐问:“清清姐姐,洗澡水放好了吗?今天,我要泡玫瑰浴。”

    “白雪小姐,洗澡水我会为您准备......”佣人回话。

    沈汐汐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打断了佣人。

    “白雪妹妹,我会亲自,为你们这对......”她忍着将狗男女三字吞下肚子后继续道,“放好洗澡水。”

    她本不想做,但是看到白雪故意穿着浴袍来对她指手画脚的挑衅,这气忍不了。

    她必须给这对狗男女一点“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