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衍生言情
    嫁给竹马云初齐湛阅读_嫁给竹马云初齐湛小说嫁给竹马云初齐湛

    嫁给竹马云初齐湛阅读_嫁给竹马云初齐湛小说嫁给竹马云初齐湛

    嫁给竹马云初齐湛
    经典小说《嫁给竹马云初齐湛》是子莫谦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嫁给竹马云初齐湛。精选片段:丈深渊,坠落是必死无疑的,但如今耳旁为何传来呵斥声?而且曾经那些面孔深深烙在他的脑海中,一幕幕依旧那么清晰,那怎么可能只是梦?那个因年迈老去的至亲的爷爷!那个带自己走上修炼之路,传授自己炼丹之术,却在一次炼丹意外中去世的师傅!那个在自己绝望中视...
    作者:子莫谦 更新时间:2022-09-22 22:41:41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6章

    第6章

    夜无声身形一震,事情居然直接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王家和司徒家显然早有预谋,不想给夜家半点机会。

    夜峰微微皱眉,上前一步,看向王尚天和司徒武侯,淡淡笑了起来,道:“呵呵,你们口口声声说我与ji女厮混,还身中阳毒,我想问,你们是哪只眼睛看到了?既然你们知道得这么清楚,想必你们也去了望春楼了,身为国家重臣,去那种地方难道就不伤及国家颜面吗?还有这朝堂之上,你们身为武将,竟然敢出口顶撞第一神将,若是论罪,你们的罪应该也不小吧!”

    夜峰神色淡然,嘴角带着一抹淡笑,显得异常平静。

    “夜峰,你少要血口喷人,此事乃我孙儿王霸亲眼所见,千真万确!”

    “夜峰,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此时乃我孙儿司徒空亲眼所见,若你不承认,我孙儿就在大殿外,可以当着陛下与你对质!”

    王尚天和司徒武侯皆是一愣,他们万万没想到夜峰竟然会这么说,一个纨绔败家的废物竟然能反咬一口,不过两人直接将自己的孙子搬出来。

    夜峰再上前一步,脸上笑意不减,目光却迫人无比,开口道:“呵呵,两个当朝武将,真是两个好爷爷啊,你们的孙子厮混望春楼,你们似乎还挺自豪的。不过我想问,你们两个孙子那么清楚我身中阳毒,意思就是说阳毒是你们两个孙子下的?”

    “呵呵,对当朝驸马下毒,这又是什么罪?应该也是死罪吧。我爷爷曾跟随皇帝陛下征战八方,立下悍马功劳,你们两个孙子对我下毒,这便是谋害功臣之后,这是什么罪?你们明知我是准驸马,却口口声声直呼我名讳,这又是什么罪?”

    夜峰没有停止,接着开口,而且越说越快:“你们诬陷我夜家,这是陷我夜家于不义,更是欺君,战事当前,诬陷第一神将,更是置国家安危于不顾,所有罪责加起来,你们王家和司徒家该诛九族了吧!”

    整个朝堂之中,此时一片死寂,夜无声愣愣的看着夜峰,这真的是自己的孙子?难道夜峰真的开窍了?还是他一直装疯卖傻?

    文武百官也都是神色愣然,很多人有些懵,不是一直称夜家有罪吗,怎么突然变成了王家和司徒家该诛九族了,不过之前夜峰那些话语似乎说的很有道理,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还有,夜无声的孙子不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物吗,这是整个云武城都知道的事情,但眼前这一幕彻底颠覆了他们对夜峰的印象,这算废物,那他们的孙子算什么?

    高座龙椅之上的皇帝云战成眼中闪过两抹惊色,曾经的夜峰是怎样一个人他很清楚,纨绔败家,混吃等死,但此时竟然说出这番话来,在朝堂之上神色淡定,不卑不亢,而且从那些话语可以看出来,夜峰心思缜密,不然不可能环环紧扣,直接将无数罪名扣在了王家和司徒府头上,这样的人,将公主嫁给他倒也不亏。

    大殿之中,众人心思各异,神色也是从震惊变得有些不敢置信,心中暗暗提醒自己,回去一定要提醒自己那些子孙,千万不要得罪夜峰,这丫的根本不像表面那样,从前那些行为根本就是在装疯卖傻,实则是一盏极为不省油的灯。

    王尚天以及司徒武侯两人此时浑身冷汗,夜峰言语越说越高亢,甚至隔着很远连口水都喷到他们脸上来,但两人此时大脑中一片空白,夜峰越说越快,一句话一个罪名往他们头上按,说得他们心中不停的发颤,他们想打断,但却没有丝毫机会,两人心中都很清楚,这是事实。

    王尚天伸手指着夜峰,手臂在不停的颤抖,他开口道:“夜家小儿,你,你,你血口喷人,我们只是知道你身中阳毒,你,你......”

    此时司徒武侯也急忙开口附和,虽然两人的孙子都等在大殿之外,但如今谁都不敢让自己孙子进来。

    夜峰冷笑道:“呵呵,请问,在望春楼中,你们两个孙子若不是下毒之人,又怎么会知道我中的是阳毒?恐怕神医在场也不敢直接下定论吧!”

    王尚天和司徒武侯两人此时愣住,神色大变,两人哑口无言,阳毒虽然是烈性春药,但无色无味,中毒之后除了身体会亢奋,身体也不会出现特有的反应,但那毕竟是望春楼中,年轻人会亢奋是很正常的。

    夜峰看着两人笑了笑,道:“而且去望春楼中并非只可做那种事情,欣赏歌舞难道也是一种罪不成?”

    夜峰才几句话便将所有的罪责全部推脱干净,而且一句话一个罪名的按在王家和司徒家头上,短短片刻的时间,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这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夜无声本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若是夜峰因此受损,他拼上命也要与王家以及司徒家鱼死网破。

    从始至终,龙椅上的云战成都没有说一句话,此时他微微皱眉,夜峰成了他心中最大的疑惑,而且事情闹成了如今这般局面,夜家、王家以及司徒家都是三个庞大的家族,无论那一方出现问题都能对云武国产生巨大的影响,从王尚天以及司徒武侯的神色中,他已经大概明白事情缘由了,但在这战事将起的关头,作为一国之君,他必须从大局考虑,这种事情他是不容许发生的。

    眼看局面就要失控,云战成从龙椅上站起来,默默看了夜峰一眼,随后开口道:“此事轻则影响我皇家颜面,重则关乎我云武国安危,你们如今说法不一,我看其中应该有误会,或许事情都不像你们所想那样!”

    云战成显然是要强行将这件事情压下来,毕竟此事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对皇家的危害更大,他很清楚。

    王尚天和司徒武侯一听瞬间大喜,之前被夜峰说的哑口无言,那些罪名若是追究起来很可能都会坐实,此时两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两人像是小鸡啄米一般点头道:“陛下说得对,此事肯定有误会,有误会!”

    云战成接着开口道:“不过此事朕也会赏罚分明,夜家无辜被牵连,赏赐黄金五百两,白银一万两,布匹......王家和司徒家扣除半年俸禄......”

    听云战成这么说,夜无声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看着两人冷哼了一声,他知道云战成的用意,而且如今这个结果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夜峰脸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这种结果他之前就已经猜想到了,王家和司徒家的事情他自己会去解决,自然不可能就这样算了,至于云战成如何做与他无关,只要不危及夜家就行。

    就在此时,王尚天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面向云战成躬身开口道:“陛下,我云武国以武定国,一直崇尚武道,公主殿下天资卓绝,修为已经达到辟丹境界,而夜峰身为第一神将的孙子,更是我云武国的准驸马,如今修为却如此不堪,倘若他与公主殿下完婚,这势必会让皇室沦为世人的笑柄,实在是有损皇家颜面,婚约之事还请陛下三思!”

    原本已经平息的气氛又瞬间变得压抑起来,王尚天显然不死心,不过他此时说的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夜无声听后虽然愤怒,但也只能无奈暗叹,夜峰修炼了近十年,如今修为还未达到凝气境。

    云战成微微皱眉,目光不由看向了夜峰,这通脉境的修为确实有些太废物了,众多武将子孙中,就属夜峰修为最差劲。

    一旁的司徒武侯此时也急忙躬身开口道:“陛下,此事早已遭到世人非议,如今战事当前,倘若公主殿下嫁给了这样一个修为只有通脉境的纨绔少爷,恐怕不止是有失皇家颜面,很可能我军士气也会大损,还请皇帝陛下三思,公主殿下天资卓绝,驸马爷应该是一个青年俊杰才能与之相配啊!”

    经两人这么一说,朝堂之上顿时有数人也纷纷开口附和,要云战成废除这门婚事。

    夜峰心中一阵冷笑,心中杀机渐起,这还真是两只疯狗啊,逮到哪里咬哪里,居然扯到士气上去了。心中冷笑:“既然如此相逼,那就别怪我了!”

    身为炼丹天才的他,加上大帝的传承,若是真要论修炼一途,谁敢和他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