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仙侠恋情
    男友的全部身家慕时小说完本-男友的全部身家慕时男友的全部身家慕时在线阅读

    男友的全部身家慕时小说完本-男友的全部身家慕时男友的全部身家慕时在线阅读

    男友的全部身家慕时
    主角是男友的全部身家慕时的小说,书名是《男友的全部身家慕时》,又名《男友的全部身家慕时全文》by作者小石榴,小说精彩内容有:女人脚步娉婷走进地牢。看着已无生气的云初念掩嘴轻笑一声:我的好姐姐,多日不见,怎么这么狼狈了?云初念动作缓慢的抬头,看着自己的庶妹,阴狠的目光像是淬了毒。她想要痛快的唾骂,却因...
    作者:小石榴 更新时间:2022-09-23 00:21:32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6章

    第6章

    “你......你血口喷人!”陆婳捂着心口,一副要晕厥的模样。

    南枝没有被她吓到,继续冷嘲热讽:“姨娘莫不是心虚了吧?”

    陆婳气的扑上去想撕碎南枝的嘴,却被南枝灵活的躲开了。

    云初念安闲的坐在旁边看戏,眼看着事情要无法收场了,才轻声细语的呵斥南枝:

    “好了,不许胡说。姨娘管家这么多年,怎么会做监守自盗之事?那不是自打脸吗?姨娘你说是不是?”

    云初念目光含笑,看的陆婳一阵心虚。

    她总觉得云初念话里有话。

    难道她发现自己的秘密了?

    不!

    不可能!

    就连薇儿和欢儿都不知道自己的秘密,云初念一个久居青州的人又如何知晓?

    不能自乱阵脚。

    陆婳僵着脸色堆着笑附和:“自是这个道理!那么多礼物要一一登记在册,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

    “五天够了吗?”

    “什么?”

    云初念抬眼,看着陆婳错愕的眼神,勾唇浅笑,不疾不徐的说:“五天后要随祖母参加大长公主寿宴,可我从青州走的仓促,妆奁都未曾收拢便出发了。”

    “若姨娘不能在那之前将我要的东西送过来,届时在大长公主面前失仪,可是不美!”

    “我被人耻笑倒是无所谓,可若连累我们云家女儿的名声或让父亲在同僚面前蒙羞就不好了。”

    云初念笑意盈盈的看着陆婳,搬出她在清晖园时的说辞压了回去。

    陆婳的额角泌出冷汗。

    云初念虽然一直笑着,可陆婳却感受到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压迫感。

    那种上位者主宰一切的的压迫感陆婳只在十二年前,被云初念的外祖父用长枪指着喉咙,命悬一线时感受过。

    可云初念此时分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自己会由心底感到胆寒?

    陆婳压下心中的惧意,强笑着说:“我一定在去参加宴会之前给你找出来。”

    “反正都要清点,就连着我娘的嫁妆一并点了吧,我娘的嫁妆单子遗失了,正好趁着这次机会重新登记在册子上。”

    陆婳的心猛地一跳,她强压下心中的雀跃,谨慎的问:“只清点现在存在在库房的那些吗?”

    “也只能这样了。”云初念叹息一声:“只是要辛苦姨娘了!”

    “不辛苦不辛苦!”陆婳生怕云初念反悔,忙不迭的说:“你便让南枝明日辰时三刻来找我吧。”

    云初念让月影送陆婳出去。

    南枝不解的问:“夫人的嫁妆单子不是在姑娘这儿吗?怎么告诉陆姨娘遗失了呢?”

    云初念轻抿了一口茶水,眸中闪过一抹冷意:“若不是她觉得自己尝到了甜头,你觉得她会这么快松口让你去清点东西?”

    南枝撇嘴:“我们这位陆姨娘,看着慈眉善目,心眼可真多。”

    云初念笑着打趣她:“出息了,回京城没几天,我们南枝都会揣测人心了。”

    南枝被她说的羞红了脸,跺脚不依:“姑娘,你就别嘲笑我了。她那库房分明有鬼,难道您就这样被她欺负吗?”

    “我不是把你派去了吗?”

    云初念拉起她的手,轻拍手背安抚她:“你放心,无论那些牛鬼蛇神有什么本事,姑娘我都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上一世,南枝为护自己而死。

    这一世,她一定会护她周全。

    南枝出去后,云初念听到外面月影压低声音抱怨她:“你疯了?刚才怎么对陆姨娘那个态度?”

    “我态度怎么了?事情不对劲难道还不允许我质疑了吗?”南枝不屑。

    “你之前在清晖园没听说吗?陆姨娘马上要被扶正了,过不了多久她就是我们三房的正房夫人,你这般顶撞她,她若怀恨在心,以后没你好果子吃!”

    “我会怕她?”南枝冷哼:“姑娘在清晖园的态度你难道不明白吗?我是姑娘的人,谁对姑娘好我就对谁好。

    若是有那黑心肝的想欺负我们姑娘,那我就算拼了性命也要咬上她一口。”

    两人逐渐走远,直到声音再也听不见。

    时间转眼就到了大长公主的寿宴前一晚。

    “三姑娘!”陆姨娘身边的荣妈妈笑着捧来一个锦盒,双手恭敬的奉上:“您要的金丝云纹红宝石头面给您找出来了。”

    云初念正慵懒的托腮看书,闻言放下手中的话本:“南枝,东西收下。”

    “我听说荣妈妈的儿媳日前生了个大胖小子?”

    “承蒙三姑娘关心,确有此事。”提到大孙子,荣妈妈笑得眼角堆满了褶子。

    “你是家中十多年的老仆了,此等喜事我也该添一份礼。就让月影带你去我的私库,你看看喜欢什么便挑一样吧。”

    荣妈妈眼底闪过喜意,转瞬又欲言又止。

    最后很平静的说:“谢三姑娘恩赐!”

    说完敛眉乖顺的跟着月影离开。

    来之前陆婳曾叮嘱她,让她机灵点打探一些有用的消息,但想到云初念前些天在清晖园时以一敌众的场景,荣妈妈也心虚了,不敢触她霉头。

    “姑娘,明天就戴这套头面吗?”南枝问。

    云初念拿起锦盒中的步摇,问:“库房已经清点完毕了?”

    “是!”

    “如何?”

    “东西都能对得上!”南枝说。

    “姑娘,您说奇不奇怪......”说到这个事情南枝就纳闷儿:“您将夫人的嫁妆单子悄悄给了我,我下午趁月影不在的时候接连比对了三次,确确实实都对得上。”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若是让你就这样看出不对劲,那就枉费她苦心经营十二载了。”

    云初念双手微微用力,那步摇竟在她手里生生断成两节。

    南枝惊骇:“这这这......她竟然用镀金的假货偷梁换柱!!!”

    云初念并不意外。

    这件事情,她在上一世嫁进靖王府才发现,硬生生吃了个哑巴亏。

    她把步摇随意的扔进锦盒中:“你去门房找一个叫林大友的老奴。”

    “然后再把这个锦盒送去翠竹苑......不对,这会儿父亲应该在凝霜院,总之,你务必亲眼看到这个锦盒被送到他手中。”

    云初念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南枝的眼睛瞪得越来越大。

    到最后也逐渐明白了失态的严重,抱紧锦盒:“姑娘放心,我一定把事情给您办好。”

    娘亲曾对林大友有恩,他一直想找机会报恩。

    上一世,会提前得知靖王和云悦薇在谋划将自己当成药人的事情,便是林大友冒死告知的。

    他是个能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