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科幻未来
    主角风水天医皮剑青风水天医皮剑青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全本

    主角风水天医皮剑青风水天医皮剑青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全本

    风水天医皮剑青
    风水天医皮剑青(作者:月落星河)由主人公风水天医皮剑青的奇遇开始。在本站您可以免费阅读风水天医皮剑青全文内容。的水,美眸睁开,警惕的观察周边的环境。这是哪儿?她记得她动了本命蛊,将整个寨子都变成了虫海,自己也灵力耗尽晕了过去......所以我是活着还是死了?卜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纤细分明,白皙如玉,完全不像她之前那双被毒虫咬的坑坑洼洼的手。脑袋抽抽的疼,一阵乱七八糟的记忆涌了进来。概括一下就是——她死了,又在这具叫夏如槿的身体里活了过来。夏...
    作者:月落星河 更新时间:2022-09-23 00:39:10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4章

    摇摇头,脑仁儿有点疼。

    这对狗男女,都不是什么好货色,活该......

    等等,她现在是夏如槿!

    不能骂自己!

    卜夏很快打住,专心致志的在一堆五彩绚烂的白里面挑颜色。

    手机铃声适时的响起。

    她吓了一跳,不可思议的将手机从裙子兜里掏出来。

    被水浸泡的手机屏幕闪着锃亮的光,画面清晰如常,比她以前用的老人机清晰无数倍。

    果然,有钱人手机质量都好。

    屏幕上显示着‘诗茜姐姐’四个字,让卜夏心里一恶。

    余诗茜比她大不了几岁,凭借善解人意又忍辱负重的性子,爬到夏家夫人的位置。

    又想当她后妈,又不愿意被叫老了,哄骗着以前的夏如槿跟她姐妹相称。

    偏偏夏如槿这花瓶顶着夏彦淮的反对,欣然同意了......

    点了接听键,“喂?”

    她声音懒散,没有平时的咋咋呼呼。

    电话那头顿了一下,“小槿?”

    “是我。”

    “你现在在哪儿?”

    余诗茜欣喜,扮演了好姐妹的角色,“还跟你艺鸣哥哥腻在一起吗?有个好消息保准你开心!”

    “是离婚协议吗?”

    她漫不经心的问道,挑中了角落里一件粉色的睡裙。

    那头一顿,“你知道了?”

    “知道了啊,霍言深刚告诉我了。”

    “你在霍家别墅?是被那霍阎王抓回去的?天杀的,这可怎么办啊!需不需要我派人帮你......”

    “不用。”

    卜夏声音慢悠悠的,“白艺鸣那傻缺,看什么自然风景,害我掉水里不说,自己还被毒蛇咬,太蠢了,我现在想到他那一副蠢样就犯恶心,我移情别恋了。”

    “什,什么?移情别恋?”

    这花瓶追白艺鸣,追了一年之久,还说白艺鸣是她见一个爱一个里,最后一个。

    她好不容易将白艺鸣收为自己的裙下之臣,将这花瓶哄得团团转,只差最后一步就要成功了。

    她现在移情别恋?

    “不是,小槿你听我说......”

    “说什么说!我都说我移情别恋了你还劝,什么居心?”她不耐烦,模仿着以前夏如槿趾高气昂的语气。

    余诗茜忙陪着笑脸哄,“好好好,你又移情别恋了谁?姐姐永远支持你!”

    “我啊,”卜夏环视了一圈,卧室里空空如也,眼底闪过几丝狡黠,“我有点喜欢霍言深了,怎么办?”

    “什么?!”

    “对,我喜欢霍言深。”

    卜夏自顾自的肯定,然后继续吹,“我今晚上才突然发现,他长得比白艺鸣好看百倍呢。而且身材好,脾气也好,最重要的是有钱啊!我上哪儿再找这么一个镶金的......”

    她越说越起劲,都能听到余诗茜脸上笑容裂掉的声音。

    然后一扭头,就对上一双幽深沉寂的眸子。

    咽了咽口水,最后两个字艰难的出口,“老公。”

    “小槿,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最讨厌他的吗?是不是霍言深对你做了什么?别怕,我们夏家还没倒呢,你不用委屈自己!”

    衣帽间里安静,余诗茜声音又很大,透过听筒清晰的传递出来。

    四目相对,卜夏看着那张冷冰冰的阎王脸,背脊阵阵发寒。

    “无妨,我喜欢受委屈。”

    话落,平静的按下了挂机键。

    强大的心理让她死了又活过来都接受了,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刚准备说点什么打破尴尬,视线就定格在手机屏幕上。

    2020年3月26号,农历三月初三。

    卜夏手一顿。

    对,就是上巳节这天。

    苗地少与外人往来,也因为这样,传承下来的蛊术和巫术依旧盛行。

    现如今,巫王和蛊王各掌控一半大权。

    井水不犯河水。

    更有历代圣女巫蛊皆修,用以制衡两边权利。

    这一代的圣女出在她卜家。

    也就是在今年的祭祀大典上,巫王腾其家族挑起战争,企图夺权,将大权独揽。

    卜家和原家措手不及。

    她实力有限,最后引爆了本命蛊也没能挽回局面......

    “你喜欢受委屈?”

    男人森冷的嗓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卜夏一抬头,就对上一双深邃的黑眸,里面透着居高临下的讽刺。

    干笑两声,将手机凑到她面前,“今天三月初三呢。”

    霍言深脸色阴沉,看她耍什么花样。

    女孩子眸光璀璨,声音鬼气森森的。

    “传说三月初三的时候,阴阳生死之间的界限会宽松。当天晚上,阴间会开放街市,张灯结彩堪比人间的春节。所以这天晚上,有不少人间的魂魄到阴间串门,也有不少阴间的魂魄会到人间晃荡......”

    “你想说你是鬼附身了?”

    卜夏一噎,差点被口水呛住,“你怎么知道!”

    “等到雄鸡报晓,鬼市收市的时候,麻烦你带着你的躯壳一起滚出我霍家大门。”男人声音冷冰冰的,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衣帽间取了套睡袍离开。

    “还有,一分冥币也别想从我这里得到。”

    霍言深转身,后背紧实的肌肉动了动,随即被浴袍不动声色的遮住,只留给她一个冷酷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