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穿越末世
    主角重生1988之从头再来诉尽平生小说-重生1988之从头再来诉尽平生重生1988之从头再来诉尽平生章节阅读

    主角重生1988之从头再来诉尽平生小说-重生1988之从头再来诉尽平生重生1988之从头再来诉尽平生章节阅读

    重生1988之从头再来诉尽平生
    主角重生1988之从头再来诉尽平生小说《重生1988之从头再来诉尽平生》完本,由著名作家“锦言”倾心打造,是最近很火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重生1988之从头再来诉尽平生小说文笔朴实,情节紧凑新颖,推荐大家观看。。安茹剥开粽叶,张开嘴正要吃,突然一辆霸气十足的路虎从面前唰的开过,路边的积水顿时溅了她一身!安茹手上晶莹剔透的粽子,顿时成了落汤粽!她排队三小时才买到的粽子!!...
    作者:锦言 更新时间:2022-09-23 01:13:1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6章

    第6章

    “席少,你真的打算对安小姐置之不理?”

    机场门口,高凡看席向东拉开车门就要上车,想到刚被众人围堵的安茹,忍不住多嘴一问。

    席向东上车的动作一顿,一记冷厉眼神向他扫过去:

    “你觉得我该帮她?”

    “嗡......嗡......”

    他的话音刚落,裤袋里的手机突然嗡嗡作响。

    摸出一看,号码是他爸的,席向东烦躁的皱眉,犹豫了数秒,才按下接听键。

    “你现在在哪里?娶安茹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电话一接通,席洛天就直奔主题。

    “爸,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你别逼我。”

    望着人来人往的机场门口,席向东不耐烦地说。

    “是你在逼我。既然我好声好气的跟你说,你不听。行,那席家的一切你别要了。”

    “你以为我在乎?”

    席向东冷然嗤笑,不以为然。

    “席家你不在乎,你妈呢?你也不在乎了吗?”

    “我在乎,可我负担得起。爸你还没认清楚现实吗?我已经不是那个需要处处依赖,可以随你摆布的毛头小子了。”

    “很好,你什么都不在乎是吗?”

    听他这么说,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席向东的心头:

    “爸,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说席家孩子多,谁娶都一样。行,那我就让瑞杰回来娶安茹,厨艺宝典你也别要了。”

    他说什么?

    他要把厨艺宝典给沈瑞杰那个继子?

    厨艺宝典可是他外公一生的心血,他妈妈甚至为了护住它,现在人还在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他居然要把它给一个外姓人?

    席向东用力的攥紧拳头,重重的砸向车顶,愤怒、不甘等情绪在脸上尽现如同一头被激怒的猛虎,表情十分吓人。下一秒,他紧握着手机,怒声大吼:

    “那是我外公和我妈的心血,你凭什么把他给一个外姓人?你别忘了,要不是有我外公和我妈,席家能有今天?”

    随着他这一声怒吼,旁边的路人相继向他投来各种各样的眼神。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娶不娶安茹?”

    电话那头,席洛天明显感觉到他的不耐,却没有打算让步的意思,反而更加步步紧逼。

    “我......”

    席向东想拒绝,可一想到他爸向来说到做到,喉咙就像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一样。

    席洛天也不再催促。

    十来分钟后,席向东咬着牙,无奈妥协:

    “我娶,行了吧?”

    “两天内,我要看你们的结婚证。”

    音落,席洛天就挂断电话,完全不给他反驳的机会。

    席向东用力的拍打了下车顶,面色一片铁青,转头望向高凡:

    “那个女人呢?”

    “应该在警务室。”

    高凡答得小心翼翼。

    “走,把她给捞出来。”

    重重的甩上车门,席向东不情愿的向警务室方向走去。

    刚走到门口,他就听到保安冲安茹问道:

    “你确定你不联系你的家人?”

    “我就是她的家人。”

    望了眼一脸纠结的安茹,门口外的席向东忽然出声。

    听到他的声音,众人不约而同的向他看过来,纷纷露出惊愕的表情。

    不过,最震惊的还是要数安茹。

    他、他怎么回来了?

    他不是说跟她不熟的吗?

    正想着,她看到站在门边的席向东就冲她勾了勾手。

    “干嘛?”

    安茹疑惑地问。

    “让你过来就过来。”

    安茹有些迟疑,不过最终还是提起脚步,只是没等她迈出去,路就被人挡住了,而挡她路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想讹她钱的中年男人。

    “好狗不挡道。”

    兴许是因为有席向东在的缘故,她瞬间变得很有底气。

    “你......”

    中年男人见她如此狂妄,不由向安保队长投去求助的眼神。

    “这位先生,既然你是这位小姐的亲人,我觉得你必要了解一下她和这位李先生的纠纷。”

    安保队长看向席向东,面色严肃地说。

    “我就和她说两句话,跑不了人的。”

    席向东面无表情的回了他一句,侧身走到警务室外的等候区。

    安茹跟着走过去,因为有了刚刚的前车之鉴,这次她不敢和席向东靠得太近。

    “你想和我说什么?”

    “给你两个选择。一,和我结婚;二,让安氏企业成为历史。”

    席向东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安茹听着他没头没尾的一句话,愣了好半天。

    是她听错了,还是他说错了?

    他、他要她跟他结婚?

    “选哪个?”

    席向东见她迟迟没回答,不耐的皱眉:

    “如果你选择第一个,里头的麻烦,我立刻让人给你解决了。如果是第二个,就等着坐牢吧。”

    “你是瞎了,还是脑子抽了?”

    安茹回过神,开口一句话就呛得他面色铁青。

    “你再说一次!”

    安茹看他翻脸比翻书还快,想到他刚下手的狠劲,脚下意识往后退了退,将俩人的距离拉得更开:

    “是、是你自己说的,除非是眼瞎脑子抽了的人才会娶我的。”

    席向东自然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话,要不是形势所逼,他也绝对不会站在这里和她提出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的要求。

    压着心里的不耐烦,他再次问道:

    “一还是二?”

    “我两个都不......”

    安茹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也知道现在的形势对她很不利,但不代表她会唯他命是从,所以想也没想的就想拒绝。

    “在你做出选择之前,我劝你最好先看看新闻,或者给你爸打个电话。”

    安茹一头雾水,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我手机被偷了。”

    席向东转头对高凡使了个眼色。

    高凡心领神会,立即摸出手机点开今日新闻头条,快步走到安茹面前,把手机递给她:

    “安小姐,请看。”

    安茹接过手机,低头看向屏幕,一则关于安氏企业即将破产的新闻撞入她的视线。新闻里有很多人拉着横幅在公司门口讨债,有的甚至拿着油漆把公司的前台泼得到处都是,场面十分的混乱。

    安茹脸色顿变,猛然想起今天在书房她爸跟她说的话。

    他说:小茹,不是爸想逼你,是我们安氏撑不下去了。

    当时,她只当他爸在忽悠她的,没想到竟是真的。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

    安茹退出新闻页面,迅速拨通安少雄的电话,然而那头却频频传来繁忙的语音。她一连试了几次都还是一样,最后只能作罢,把手机还给高凡。

    “席向东,安氏的危机和你有关吗?”

    不是她想怀疑他,而是之前他在酒店的时候就说过,他会让她和安氏一起消失。

    席向东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冷冷地问:

    “你的选择?”

    面对他淡漠的态度,安茹怒火蹭蹭的往上升,恨不能一巴掌朝他甩过去,但想到自己现在处于弱势不得不逼迫自己压下心中的不满。

    深呼吸了口气,她咬牙道:

    “为什么是我,我可是比大你三岁。”

    席向东冷睨着她,摆出一副‘你以为我很乐意’的表情:

    “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要和你当真的夫妻吧?放心,就算你想倒贴,我还不想要。一年,只要一年的时间,到时你我各不相干。”

    他的意思是假结婚?

    婚姻可是一辈子的大事,他居然拿来当交易?

    安茹吃惊的望着他,发现她和席向东差的不仅是岁数,更多是思想上的鸿沟。到底是她太保守了,还是他太开放了?

    “有那么为难吗?”

    席向东等了许久,都不见她回答,脸上流露出来的不耐烦越发明显:

    “一段假婚姻,换取安氏的完好如初,还有你们父女三人的安定生活,怎么算都是你们赚了。”

    他说的虽然是事实,但在安茹听来却十分的刺耳,她绷着脸道:

    “在你眼中,感情都可以明码标价的吗?”

    “你我本就是互看不顺眼的人,不明码标价,难不成还能谈情?”

    席向东不客气的冲她讥诮了句,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催促:

    “一还是二,你再耗下去安氏只怕要连骨头都不剩。”

    安茹联系不上她爸,也不知道现在安氏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况,所以也不敢贸然的作出选择,甚至拒绝。何况,她现在麻烦缠身,若是没有席向东的帮助,她想脱身怕是没那么容易。

    经过一番利弊的权衡,安茹最终逼迫自己做出了决定:

    “我可以答应和你假结婚,不过除了注资安氏,你还得答应我三个条件。第一,不许让外人知道我们的关系;第二,不许干涉我的生活;第三,婚姻期间,不许招峰引蝶给我惹麻烦。”

    “我答应你。”

    席向东毫不犹豫的点头,完全没把她的条件当回事。

    “还有,我要一个公道。”

    指了指警务室里头的中年男人,安茹气呼呼地说。

    她本想息事宁人,但对方那么喜欢咄咄相逼,那她也不用客气。

    席向东侧眸对高凡递了个眼色,示意他去处理。

    高凡心领神会,转身就走进警务室。

    没一会,安茹就看到一直想敲诈她的中年男人被安保队长和他的几个同事给制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