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穿越末世
    重获光明重获光明大结局《重获光明》重获光明全文免费阅读

    重获光明重获光明大结局《重获光明》重获光明全文免费阅读

    重获光明
    重获光明是《重获光明》里的主角,作者是倾城一顾,小说主要的讲的是:俊美,即使双眼紧紧闭着,也有一种飘逸静然的美。她看得认真,男人猛然睁开了眼睛,和她的视线相对。他不开口说话,唇角抿成一条线,漆黑的眼底,有着怒意在不断地跳动,周身上下透着一股戾气,强大而又骇人。叶青梅全身哆嗦了一下,大脑一片空白,苍白的手指陡然将身下的被子抓紧,整个人往另一边挪了挪。这个可怕的男人是谁?这里难道是地狱?她明明死了,为什么会躺在一个陌生男人...
    作者:倾城一顾 更新时间:2022-09-23 01:16:2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5章

    第5章

    叶建国见灯不够亮,喊了叶大哥把缝纫机搬到了叶青梅的房间,特意给她换了一个瓦数高的灯泡。

    “爸,大哥,你们先去睡吧。我不踩缝纫机,不会吵到你们的,我想把布料裁出来。”叶青梅低低说道。

    叶建国点了点头,“梅子,你也别忙太晚了,早点休息。你的头还没有长好呢,可不能够熬夜。”

    叶青梅点了点头,又一头扎进去干活。

    沈兰芳躺在床上还觉着不可思议,她家梅子随随便便做了两件衣服就能够卖钱了,而且听孙师傅的意思,她家梅子做出来的衣服还供不应求呢。

    “梅子他爸,你说我们家梅子是不是真的被砸了脑袋就变好了?”沈兰芳觉着梅子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叶建国笑着说道,“我们家梅子一直都是一个好孩子。这一次受了这么大的痛苦,也该长大了。你呀,明天给梅子多买些大骨头补补。”

    沈兰芳“恩”了一声,翻了一个身,睡了过去。

    叶青梅裁了三条裙子,虽然布料不是很好看,不过,这样式样应该很受欢迎的。回头,她去孙师傅的店里买一些小碎花的布料,到时候还能够卖贵一些。

    叶青海兄弟两个吃过午饭要回学校,叶青梅想跟着一起去镇上,她一大早就起来赶工了。

    叶大哥带着弟妹,走了一小时到了镇上,他把叶青梅送去了裁缝铺之后领着叶青洋回了学校。

    叶青梅刚走进裁缝铺就看见店里有两个年轻的姑娘坐着喝茶了。

    孙师傅看见她,连忙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梅子,你总算来了。这两个姑娘为了你的裙子等了半天了。”孙师傅看见她就好像看见了财神爷一般。

    叶青梅把布包里面的三条裙子拿了出来,笑着说道,“孙姨,你让她们去里屋试试,大了小了,我也能够立刻帮忙改一下。”

    孙师傅点头,“对,对,对,还是梅子说得对。这衣服呀得试,不试试哪里知道合适不合适。”她把三条裙子塞到了姑娘的手里让她们去里屋试试。

    叶青梅看了一眼这两个姑娘,其实不用试穿,她也知道这两个姑娘穿这里面无论两条裙子都是合适的。她这裙子都是按照标准尺寸来做的,只要不是太瘦或者太胖,都是能穿的。

    三条裙子,孙师傅连手都没有沾到,直接被买走了。

    “梅子,你也看到了,你做出来的裙子特别好卖,你可要抓紧时间帮我做裙子。”孙师傅也是一个直爽的人,她直接当着叶青梅的面,收了两个姑娘九十块。

    三条裙子,一会会的功夫就能够赚三十块,这可比得上孙师傅做五套衣服的钱了。

    叶青梅微微一笑,“孙姨,那我回家赶紧做衣服了,我两天给你送一次衣服。”她急急忙忙地走出了门,没走几步又折了回来,扯了十米的碎花布,给了钱,笑着离开了。

    叶青梅每隔两天就给孙师傅送四条裙子,这半个月过去了,叶青梅就挣到了六百多块钱。这六百多块相当于沈兰芳三年织布所得,也等于叶建国两三年四季伺候庄稼所得,也等于江景城大半年的津贴。

    “妈,你也别织布了,帮着我做衣服吧。”沈兰芳也会踩缝纫机,而且踩得不错。

    沈兰芳皱了皱眉头,低声问道,“梅子,我能行吗?”她担心把梅子的衣服给做坏了。

    梅子笑着说道,“行,肯定行,你只要按照我和你说的,你肯定行。”她顿了顿又说道,“过几天,让我爸帮我去镇上再买台缝纫机回来。”

    沈兰芳想了想,点头答应了,“行,明天我和你爸去趟镇上。”她心里盘算着,如果她和梅子一起做衣服的话,一个月那不得赚上千块,一年下来,她们家就成万元户了。这镇上可没有几家是万元户的。她想想都觉着乐了。

    叶建国骑着三轮车带着梅子妈去了镇上,买回来一台蝴蝶牌的缝纫机。

    “梅子妈,你怎么又买缝纫机了?你家不是又缝纫机吗?”隔壁的王婶围了过来,笑着问道。

    梅子妈低低说道,“我家梅子也大了,这嫁妆要慢慢买起来了。”财不外露,她觉着还是不要告诉别人她们家靠什么赚钱的。

    周婶“哦”了一声,点头,“也对,这嫁妆是要慢慢买,不然哪,到时候一下子去买可心疼了。”

    不一会梅子家院子外面围了一群人,都是瞎聊的,也有眼热的看热闹的。

    “哎约,这是讹了我家的钱给自己买缝纫机了,还是蝴蝶牌的,真是舍得呀。你用我家的钱买这缝纫机,心里不亏地慌?”周凤霞阴阳怪气地说道,“真是不要脸。”她给了叶家一百块,心里不痛快了一阵子了。

    沈兰芳不想搭理她,和叶建国把缝纫机从三轮车上抬了下来,走进了院子。

    周凤霞不依不饶地破口大骂,“黑良心的沈兰芳,你讹了钱给自己买缝纫机,你也不怕遭雷劈。还给你们家梅子买嫁妆呢,就你们家梅子那样,这嫁妆恐怕备全了也没有人敢娶,你们一家子都是什么东西。”

    叶青梅停不下来了手里的活,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间,她看了一眼沈兰芳,低低开口,“妈,你把钱还给他们家吧。”

    沈兰芳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动作。

    叶青梅顿了顿开口说道,“妈,你当着大伙的面把钱还了。我们家也能够图一个清静。”

    沈兰芳想了想,叹了一口气,“梅子,不是妈心疼这一百块钱,只是妈这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她回房拿了一百块钱出来。

    叶青梅浅浅一笑,“妈,你放心吧,我明天就把这钱给你赚出来。”她又说道,“妈,以前是我混账,我现在看明白了我若是真的嫁到江家去,只会受罪,这门亲事,不要也罢。”她一想到那个男人的满身戾气,就觉着心惊胆战。

    “梅子,梅子,你可不能够这么糊涂呀,你和小辰也算是同床共枕了,你不嫁给他,你能嫁给谁?”沈兰芳着急了,她家梅子要是不嫁给小辰,那还不得被唾沫星子给淹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