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玄幻奇幻
    林小渔吕成行小说章节目录-年度古代言情经典小说系列

    林小渔吕成行小说章节目录-年度古代言情经典小说系列

    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
    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林小渔吕成行的小说名字叫《穿越后,恶女被便宜相公缠》,是作者鱼香肉丝包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
    作者:鱼香肉丝包 更新时间:2022-09-23 07:51:0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5章

    第5章

    几缕碎发挡住了凤眼里的几分冷漠,不像个船工,倒像是前世的男明星一般,林小渔几乎看痴了。

    这吕成行真是十里八村最好看的男人!

    “孩子呢?”吕成行对于林小渔的眼神有几分不快,继而问道。

    林小渔收回眼神,被风吹得清醒了。

    这男人好看归好看,却是个不顶用的,但只知道跑船,也不管老婆和孩子,十足的渣男!

    “让让!”林小渔没搭理他,摆出一张冷脸,饶过他朝着院门口走去。

    还没走出门,就见秋秋跑了回来,小理慢吞吞的跟在百米远的地方。

    “娘,你怎么这么慢,小鱼小虾都被别人捡走了,我和哥哥好不容易捡到一条这个。”秋秋说着举起了一条小鲳鱼,只有她的巴掌大小,鱼眼发灰,死了都有几天了。

    鱼再小,死的再久,那也是肉啊,林小渔正准备夸赞孩子几句,就见到秋秋张开双臂,绽放灿烂的笑容,喊了声“爹爹”。

    林小渔这才发觉吕成行站在自己的身后。

    他足足比自己高了一个脑袋,至少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呼吸几乎都喷洒在她得到发顶,她嫌弃的往边上挪了挪。

    她刚挪开,秋秋就飞奔入了吕成行的怀里。

    “爹爹,我好想你啊。”又甜又腻又娇滴滴的声音,秋秋还把脸颊和吕成行的脸颊贴着,父女俩看起来感情极好,“爹爹看,娘做的新衣裳,好不好看?”

    “好看。”

    吕成行见秋秋难得干干净净,掐了掐孩子的鼻尖,随后又用余光扫了一眼林小渔,蓬头垢面,还是一如既往的邋遢。

    林小渔酸了,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

    她眼不见为净,取了秋秋手上的小鲳鱼就进屋里去做晚饭。

    以往,原主的红薯都是留着吕成行回来的时候吃的,所以让这个男人产生了错觉,以为他们母子三人在家日子过得不错。

    林小渔准备今天就让他睁大眼睛瞧瞧,家里过得啥日子。

    锅里的红薯已经煮熟了,往日原主都是将煮熟的红薯掺入野菜之中,煮成颜色为墨青色的恶心的糊糊,有时候还掺点烂鱼烂虾的,味道甚至连猪食都不如。

    林小渔就按照往常的那样,把洗干净的小鲳鱼也丢进去,搅合在一起煮,因着吕成行在家,就多加了一把野菜。

    “吃饭啦!”

    她叫喊了一声还没人进来,只听外面传来孩子银铃般的笑声,林小渔就出去瞧。

    只见吕成行露在袖子外的手臂有着精壮的肌肉,他左手右手各抱着一个孩子,和他们头碰着头,玩的很是开心,连小理都绽放出了愉悦的笑容。

    “喊吃饭一个个的都听不着?天黑了晓得不?”

    林小渔把秋秋和小理分别从吕成行的怀里扒拉下来,催促他们进屋。

    “煮了你的份。”林小渔瞥了吕成行一眼,虽然她也是林小渔,但是芯子里多了前世的记忆,她做不到和吕成行热络。

    不过毕竟他是孩子的爹,孩子们需要父爱,暂时还得客套些。

    吕成行的凤眼从林小渔的身上淡淡扫过,这女人今日甚是奇怪!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跟着进了屋,今日渔船回归航,晌午煮的海鲜不顶饿,现在这会儿他已经饥肠辘辘了。

    桌上一共四口豁口土陶碗,其中一碗稍大一些,是给吕成行的。

    “吃吧,一人一碗。”

    林小渔把食物分配好,自己端着碗放到唇边,眼神却偷偷的瞟到了吕成行那边,眼里带着促狭,想看看他吃这些“猪食”会有什么反应。

    只见吕成行的剑眉微微的皱起,凤眼淡淡的看着两个孩子,见他们吃得如常,他也皱着眉头将土陶碗里的糊糊倒入口中。

    男人没有预料中的嫌弃,林小渔只好闷头吃自己的。

    “噗——”

    一口差些喷了出来,林小渔早就知道这东西难吃,没想到是如此的难吃。甜不甜咸不咸的,还夹杂着鱼腥味和野菜的青草味儿,杂糅在一起就是恶心。

    她在男人和孩子们看过来的时候,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吃太急呛到了。”她稍作解释,但是嘴怎么也张不开再吃一口了。

    吕成行一碗糊糊吃完,看着两个孩子吃的也快见底了,便眉头深锁,问道:“是娘给的粮食不够吃吗?”

    正等你这句话呢!

    林小渔痛快的就把碗放下。

    “你娘就昨日里拿了八块红薯,你一趟出海就十多日,你觉得......”

    “老三,老三回来啦!”外头吕老太欢喜的声音响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霸道又响亮的声音就打断了林小渔的话。

    林小渔皱着眉头,瞧见一个敦实的婆子跑了进来。

    吕老太穿着件崭新的蓝布夏衫,脸皮子油光噌亮的,脸上没几道皱纹,欢喜的就站在吕成行的跟前,一双圆眼珠子目光夸张的上下打量着他。

    “阿弥陀佛,我这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的求菩萨让你平安回来,菩萨肯定是被我的诚心给打动了,老三你没事娘这颗心就放回肚肠里了。”

    饶是谁来一听,都觉得是个慈母。

    林小渔若不是知道吕老太的德行,还真的以为她是那种“儿行千里母担忧”的慈母呢,已知内里,她面上不由的浮现一抹嘲弄。

    而且这二人站在一起,吕老太油腻腻的,吕成行模样极好,瞧着就不像是两母子,林小渔心想着吕成行不会是捡来的吧,所以妻儿都被穿小鞋。

    这厢,吕成行淡淡的回吕老太的话,“劳娘记挂了,是儿子的不是。”

    吕老太瞧着他这孝顺模样就放心了,眉开眼笑的把厚实的手掌往他面前一摊开,“我算着日子呢,这回出去十三日了,一日是一百文,这一趟就是一两三钱银子。”

    “是。”吕成行应着就从怀里摸出了碎银子递过去。

    林小渔瞧见银子,眼都绿了。

    她想扑过去抢的时候,见吕老太早就把银子收到自己怀里了,不由懊悔的想,怎么就只想着让这男人过过她们苦哈哈的日子,忘了他有带银子回来呢!

    吕老太得了银子,笑得眼角都多了几道褶子,也有心情在他们家那桌前转了两圈。

    瞧见那菜糊糊,对着林小渔劈头盖脸一顿骂。

    “老三家的,不是我说,你给家里男人做的啥吃的。这可是你家的顶梁柱,我昨儿不是刚送了一大篓子红薯过来嘛,你个婆娘惯会吃独食,莫不是都自己吃了?”

    林小渔可算是见识了吕老太这倒打一耙的本事,她这暴脾气也就上来了,直接走到吕老太跟前与她对视。

    “娘也说了,昨儿早上送的八个红薯,昨儿晌午饭不吃吗,昨儿晚饭不吃嘛?你让我们娘仨都饿着,红薯剩给你儿子吃是不,娘既然这么心疼儿子,这怕是晚饭都没吃就赶着来要钱,你怎不领吕成行回你家吃饭呢?”

    林小渔这一段话说出来,噼里啪啦的,都不带喘气的。

    吕老太的眼睛睁得极大,像是受了极大的震惊一般。

    平时这三儿媳妇一直是个唯唯诺诺的性子,她说往东,她不敢往西。就算是给她吃了极大的亏,她连个屁都不敢放,只敢在那小傻子身上撒气,今天倒是转了性子了。

    吕老太咬着后槽牙,今天不治治她,她就不知道什么叫婆婆是儿媳妇的天!

    “哟呵,林氏我没找你算账你还教训起我来了?”

    吕老太撸起袖子,叉着腰极不好惹的架势,“我来要钱你心里不痛快了是不?我告诉你,你们分家的时候,老三自愿替家里背的债,这才几年,你就受不了了?所以你就去跳海,想丢光我们老吕家的脸面不是?”

    “脸面,在家里饿死你们老吕家就有脸面了?”林小渔吵架是不虚的,反而更凑近了两步,和吕老太的鼻尖都快要挨上了。

    “你个牙尖嘴利的贼婆娘,我怎么让老三娶了你这么个玩意儿。”吕老太被堵得说不出话来,气得拍了会儿大腿,喘了几口粗气。

    脑子跟上了才继续骂道:“你不是要死嘛,你怎么不去死,你死了我改明儿就给老三再娶个黄花大闺女进门,还真当稀罕你了。”

    “是是是,娶个黄花大闺女进门,你们老吕家门槛高。”林小渔冷笑着勾起唇角。

    说起当年的彩礼钱,才仅仅一两银子而已,还是原主相中了吕成行的这副模样,在家闹死闹活的就要嫁过来。

    他们成亲连个酒都没摆,原主还是盖着盖头被牛车拉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