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玄幻奇幻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by月逐九天-苏晴楚风全文阅读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by月逐九天-苏晴楚风全文阅读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由月逐九天原创的小说《女总裁的贴身高手》讲述了月逐九天的亲身经历映射在主角苏晴楚风身上的故事:...
    作者:月逐九天 更新时间:2022-09-23 07:52:23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9章

    第9章

    抬头看去,只见母亲刘彩云满脸的阴云。

    “妈,我大姐二姐也是,净在爷爷面前瞎说。”苏晴尴尬的笑道。

    “这绝对不是瞎说。”刘彩云十分笃定的说道,由于愤怒着急,不断的在屋中来回走动起来。

    “苏雨和苏雪肯定是知道你和那个送外卖的事情,这才会去老爷子身前嚼耳根子,他们就是要让老爷子知道你的丑事,好堵断你继承苏家大业的路。”

    苏晴满脸震惊,甚至不敢相信她母亲说的话,疑惑的问道:“妈,大姐、二姐不至于这样对我吧?”

    “到现在你还活在童话中。”刘彩云呵斥道,猛然坐在苏晴身边,拉起了苏晴的手。

    “晴晴,二十年前,你那时刚刚两周,你爷爷就打算将苏家的位子定下来。你大伯、二伯还有你父亲争的是头破血流,最终逼走了你父亲。这件事伤了你爷爷的心,所以,我猜测,这就是老爷子不打算将位子传给儿子,而是要在你们三个孙女之间选择一个的原因。”

    苏晴暗自心惊,她还是首次从母亲口中听到父亲消失的原因。

    也没想到在电视上看到的豪门争斗竟然在她苏家真实的上演了。

    “妈再告诉你一件事。老爷子不但要考察他的三个孙女,也要考察未来苏家继承人的男人,男人有没有本事,这是老爷子将苏家大业传不传给她的重要参考。”

    苏晴也料到这一点,更加的慌张了:“妈,这可怎么办啊?我没有对象,明天总不能带着空气去见爷爷吧。”

    刘彩云一脸的没好气,伸手在茶几上一拍,拿出长辈的威严开始教训起苏晴来。

    “现在知道着急了,以前你干什么了,妈说过多少次了,让你赶紧的找对象,你就是不找,现在临时抱佛脚,什么都晚了。”

    看到母亲的手在剧烈的颤抖,苏晴不安的道,“妈,你消消气。”

    “妈的气能消的下来吗?还有,如果妈妈猜的不错,你爷爷已经知道你找的对象是谁了。”

    “谁?”

    “那个送外卖的。”

    是楚风?苏晴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是他?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苏雨、苏雪这两个丫头片子,这是要往死里整你啊。”

    苏晴比刘彩云还着急,“妈,明天见了爷爷,我就告诉他老人家实情。”

    “不行,这样你死的更快。老爷子会更生气的,继承人更和你不沾边了,没办法了,明天只能让他去了。”

    “这,让他去,这不是主动去自杀吗?”苏晴急道。

    苏晴向楚风的房间看去,楚风什么水平,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这样的水平,口中根本没有什么谈吐,一说话就是吐痰,去见临海市传奇人物爷爷苏明海......,老爷子只问一句话,就全部露馅了。

    刘彩云一把拉住了苏晴的手,“女儿,今天咱娘咱什么都不做了,把老爷子可能问的问题都告诉他,他就是一根枯木头,也要让他发出芽来。”

    刘彩云说道,将楚风叫了出来。

    刚才母女两的对话楚风是一句不落的全听到了。

    楚风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件事我不能做,我不能去骗临海市德高望重的苏老爷子。”

    “你要是不去,我就告你,强.奸我。”苏晴冷冷说道。

    楚风......

    你妹的,怕什么来什么,苏晴这丫头片子果然拿这件事来要挟自己了。

    “苏大小姐,这就是你不讲理了,明明是你强推......”

    “住口。”苏晴赶紧制止楚风,当着自己母亲的面,自然不能让楚风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说出口。

    知道楚风最缺钱,这是他的要害,苏晴开口道:“就当帮我一次忙,如果能顺利的支应过去,我给你两万的感谢费。”

    听到两万块钱,楚风眼睛一亮道:“钱不钱的倒无所谓,我主要是怕你爷爷真的看上我,非得让我娶你。”

    苏晴不屑的哼了声:“放心吧,我爷爷绝对不会看上你的,我爷爷能看上你,我苏晴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楚风笑了笑,没有言语。

    “还有,别二百五似的,见了我爷爷什么都说,该说什么,我和我妈教你。”

    四个小时后。

    苏晴打了一个哈欠,她想考一下眼前像一根木头一样的男人,抬头看向了楚风,忽然听到楚风鼻子中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你......”

    苏晴身子向沙发上一仰,玉腿一抬,一脚踹在了楚风的肩膀上,楚风醒了过来,伸手做了一个拔枪的动作,警惕的看着四周,“老狼,我掩护你,你快走。”

    “什么老狼,还老娘呢,做梦演电影呢?老娘给你讲了四个小时,讲的是口干舌燥,你不但没有听进去,竟然还睡着了。你,你对得起我吗?我刚才讲了什么,你给我复述一遍,如果讲不出来,我扣你的劳务费。”

    刘彩云愤怒的呼着重气,一脸没好气的道,“晴晴,你看他脸上的神情,刚才他还打起了呼噜,你就知道了,他什么都没有记住,这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完了,完了,苏家产业大权能不能落到你的身上,只能听天由命了。”

    见楚风还摆着姿势,苏晴猛然推了楚风一下:“楚风,我刚才讲了半天,难道你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吗?”

    苏晴质问,但凡楚风他说一个是,苏晴决定,苏家继承人的位置她宁可不争,也不能让楚风这样的人去爷爷面前丢人现眼。

    “苏大小姐,你握着我劳务费,一两万呢,我敢不听吗,我当然听了,只是我觉着你讲的一切,你爷爷都不会问。”

    “什么?”

    苏晴和刘彩云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木头疙瘩似的楚风,竟然敢质疑起她们来了。

    苏晴也感到好奇,她迫不及待的想听一听,眼前这个搬砖的会讲出什么新鲜的见解来。

    “楚风,你说说,为什么我爷爷不会问我刚才说的问题?”

    刘彩云母女两直直的看着楚风,等着他口中吐出兰花来。

    “我感觉。”

    楚风挠挠脑袋,露出一副憨憨的样子,半天崩出这三个字来

    却瞬间让刘彩云母女脸上充满了失望。

    刘彩云更是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屋中桌子前,对着桌子上的一块灵牌拜了起来。

    “晴晴他爹啊,你为什么就走的那么早呢?留下我们孤女寡母的,本来在庞大的苏家就没有什么地位。现在,在苏家大业继承的关键时候,女儿又不争气,这可怎么办啊?难道你这一脉,真的要断送在我的手里吗?”

    看着母亲刘彩云大哭,苏晴慌了神,看了看楚风,除了失望,她什么也不想说了。

    更是暗骂自己,我的命怎么这么差呢,昨晚进来的为什么不是个名牌大学生,为什么偏偏是一个送外卖的?

    “你还不滚。”

    见楚风一直站立不动,脑袋里还在开小差,苏晴冲着楚风又吼了一声。

    楚风则向刘彩云所祭拜的灵牌上看去,见上面写着苏凌人,这便是苏晴的父亲。

    既然家中摆着他的灵牌,他已经过世了。

    同时,楚风也有点疑惑,那就是在苏晴的家里,找不到苏凌人任何照片。

    为什么只有灵牌,而没有遗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