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仙侠恋情
    《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第2章全本阅读

    《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第2章全本阅读

    《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
    《《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爱了》有网络作家刘家二少编写的都市小说《《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小说《铜雀春深》乔饮羽祝茫舟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大夏大军,瞬间蒙了。我们要投降!!我们不打了!!敌军中的首领,全都嚎叫道。他们真的怕了。本来他们此次谋划好了,联合四国之力,聚三十万大军,出其不意,拿下北关。但是当打响后,他们后悔了,因为北关这支由秦无双统领的大军,宛若天兵神降,无往不利,在短短两个月内,击杀他们近乎十万大军。四国之力,被一只军队击溃,他们都是魔鬼...
    作者:刘家二少 更新时间:2022-09-23 09:16:0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7章

    第7章

    胡海宛若五雷轰顶。

    眼珠子震惊的都要飞出去了。

    “北关少帅?”

    “护国战神?”

    “秦无双?”

    蹬蹬蹬!!

    胡海连退三步,一个踉跄,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嗡嗡嗡!

    胡海脑海里突然闪烁几个画面,下一秒猛然惊醒。

    懂了!

    都懂了!!

    “那个证件、、”

    “我终于明白了!!”

    半小时前,他下意识的搜了秦无双两人的身。

    而从秦无双身上,搜到了一个写有「北关大帅、秦」的证件。

    当时他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可现在,一切都懂了!

    那是少帅证件,全国只有一个,那是身份的象征!

    他终于懂了,为什么昆仑会说‘拿好别掉了、’。

    “我做了、、什么啊?”

    胡海脸色瞬间变得刷白。

    虽然四肢撑地,但他的身子,却不由自主的颤抖个不停。

    “我竟然抓了少帅秦无双?”

    “我竟然还要杀掉他们?”

    “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这一刻,胡海才意识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心中的恐惧,也如同洪水决堤,遍布全身。

    “你可知罪?”

    此时,总检查长的怒吼,把胡海拉回了现实。

    “我、、知罪!对不起我错了!!”

    胡海连忙点头。

    “还不快打开!!”总检查长再次道。

    胡海不敢耽搁,赶紧拿出钥匙,去给秦无双两人打开手铐。

    但是开了好几次,因为颤抖,都没打开。

    最后还是旁边的人把钥匙夺了过来,给秦无双打开了。

    而后包括总检查长在内的几个省城的一号首领,全部冲着秦无双弯腰。

    “参见少帅!”

    “拜见少帅!!”

    “我等来迟,让少帅受惊了!”

    轰嗤!

    轰嗤!

    轰嗤!

    这般场景,让包括胡海在内的几个本地人,直接吓傻。

    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接触不到的青天大老爷,此刻竟全部冲着一人朝拜。

    这是何等的壮观!

    这是何等的牛逼啊!

    噗通!

    而胡海再也坚持不住,直接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朝着秦无双不停磕头。

    “少帅,我有眼不识泰山!”

    “我错了啊!”

    “求少帅饶命!!”

    胡海一边求饶,一边磕头,脑袋都磕出血了,但浑然不知。

    “你错了?”

    秦无双俯瞰着胡海,微微摇头:“你怎么会错?你背后可是有陈家,你怎么会错?

    陈家可是东海的天!陈家可是东海的王!

    你们可以在东海只手遮天。

    有这样的背景,你怎么会错呢?”

    “啊?少帅,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胡海一听这个,当场就吓尿了。

    什么陈家,在北关少帅的面前,都是狗屁。

    “起来。”

    秦无双突然道。

    “啊?”胡海跪在地上,不敢抬头。

    “我说,起来。”秦无双重复道。

    没办法,胡海只能起来。

    他本以为秦无双是打算教训他一下,就把自己放了,结果前者直接看着他道:“还记得你刚才说过的话吗?”

    “啊?”

    胡海愣了一下。

    “你说只要陈少愿意,随便踱上一脚,东海的天都要颤上一颤。你还说只要陈家愿意,这东海的天,他们一只手就可以摁下去。你又说那个巴布鲁,只要他愿意,神都大军,随意任其调遣。这些你都说过,是吗?”

    “本帅现在就在这里。”

    “打电话告诉陈家,本帅在此,等这个只手遮天的陈家来杀我!告诉巴布鲁,本帅等他调神都大军来杀我!”

    秦无双冷冷道。

    “我我我、、”

    胡海语无伦次,不知道如何回答。

    旁边的几个大佬,也都脸色难堪,其中张雷走了过来,小声道:“少帅,胡海也知错了,组织马上就会处理他,你看就算了吧?”

    “算了?”

    秦无双回头凝视张雷,道:“他一个知道错了,就可以算了?

    那些守卫边疆,战死沙场的战士,你问问他们是不是可以从头再来?

    那些捍卫律法,英勇牺牲的战士,你问问他们是不是可以重新复活,从头来过?”

    “这不是不一样嘛。”张雷讪讪笑道。

    秦无双没在理会张雷,而是再次与看向胡海,低吟道:“若不是今日省城来人,若不是本帅身份显露,我今晚是不是就要横死在这里?”

    “我、、错了,真错了、、”

    “你身为一方检查长,非但不为民立命,反上下勾结,害我家妹,你说你该不该死?!”

    “你趋炎附势,攀附权贵,崇洋媚外也就算了,还恬不知耻的说什么异域杂中才是上等人,而我大夏子民不过是下等贱民,似你这等奸佞,你说你该不该死?!”

    “若今天遭这事儿的不是我,换做任何一个人是不是早已横死?如此滥用职权,蔑视律法,杀伐随心,谁给你的权利?又是谁给你的勇气?你说你该不该死?!”

    “你领着国之俸禄,享受着我等边疆战士用性命换来的太平,却做着欺天昧地,欺害黎民的勾当。你说你该不该死?”

    “而这一切,还发生在朗朗乾坤,青天白日之下!你是何等的狂妄,何等的嚣张?”

    “现在你说你错?你何止是错了,你简直罪不容诛!”

    这一字字一句句,震耳发奎,让胡海浑身筛糠。

    他是一句话不敢说,甚至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昆仑,宰了他!”

    秦无双突然又道。

    “好的老大!”昆仑大步向前。

    “啊?”

    突如其来的命令,把胡海吓坏了,把其他大佬也都吓坏了。

    “饶命啊!!!”

    胡海砰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张雷等人也赶紧上前阻拦,“少帅,不可啊!不能再杀了,我们这次来,就是帮你处理事儿的。”

    “是么?你们过来,就是方硕安排的吧?”秦无双道。

    “对对对,就是方硕首领安排的!”

    方硕本人来不及前来,所以他只能联系其他人,可是总不能找东海那些人吧?

    东海那些本来就沆瀣一气,而且方硕自己也不熟,万一办砸了就完了,所以才联系了这边省城的几个人,刚好方硕也有交情。

    而这几个人,一听说是北关少帅在东海可能要把天捅破。

    当场差点吓死,毕竟东海要是出大事儿了,他们这些顶头上司,上面一定会一一问责。

    所以连夜从被窝里爬出来,一刻不敢耽搁的过来了。

    “好,方硕让你们怎么帮我处理?若是处理结果满意,放了他也可以。”

    秦无双让昆仑退下了。

    胡海感觉到杀机消失,这才是松了口气。

    旁边的张雷一个劲的给胡海使眼色,仿佛在说,还不赶紧滚,不怕死啊?

    胡海马上明白,也不敢耽搁,几乎是弯着腰,贴着地面离开的。

    秦无双虽然注意到了,但是也没阻拦。

    “说说吧,方硕打算让你们怎么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