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重生言情
    《陆医生生很》小说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陆医生生很小说全文

    《陆医生生很》小说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陆医生生很小说全文

    陆医生生很
    《陆医生生很》小说主角是陆医生生很,完本小说是由作者冰糖三两创作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最新章节:十万酬劳,多余的不要想。孔婉歌坐在床头,低垂着头,听完男人的话,眼底闪过一抹不屑的情绪。呵,在这和她装什么贞洁烈男?一年前在乡下时,明明就是他把自己给睡算了。不过是个不负责任...
    作者:冰糖三两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9:19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4章 楼下搬来一家人

    孔迟听到后,立马用手机搜了下,递到孔然面前:“姐姐,你确定嘛,那里的租金好贵诶。”

    孔然给了弟弟一记白眼:“小迟迟,你别插嘴,咱们又不是住不起,高端小区优质男人多,没准妈咪还能偶遇帅哥结束单身呢~”

    孔婉歌揉了一把女儿的小脑袋,并没将她的打趣放在心上,随口应了句:“行了,就住那儿吧。”

    这次回江城,她本来也没想着委屈两个孩子,这个小区倒的确符合她的选房标准。

    她片刻不停的带着两个孩子到了国内C口的约车地点,上车离开了。

    而另一边。

    慕容家的人举着一个写着“蝉衣”的牌子。

    还守在国际A、B接机口,翘首以盼。

    ……

    名士华庭。

    江城一顶一的高端小区,环境优美,最重要的是安保措施很到位。

    孔婉歌带着两个孩子直接找物业租了房子。

    A栋二十六层。

    进了屋后,她简单洗漱了下,摸着两小只的头:“宝贝们,妈咪去附近超市买些日用品回来,你们自己在家要乖乖的哦。”

    孔然摆了摆手:“妈咪你放心去吧,我们能照顾好自己。”

    “尤其是你,少玩游戏,对眼睛不好。”孔婉歌不放心的嘱托。

    “知道啦。”孔然坚决保证。

    给了两个小宝贝一人一个亲亲,孔婉歌出了门。

    房间里。

    孔婉歌前脚刚走,孔然后脚便打开了电脑。

    孔迟在旁边看到,见怪不怪地叹了口气。

    果不其然,妈咪一走,姐姐就原形毕露了。

    他拿起一本书窝进了沙发。

    很快,游戏的音效传来,与此同时是孔然卡卡卡利落敲键盘的声音还有满嘴的碎碎念。

    “诶,有埋伏,快救我呀!”

    “残血了残血了,求壮士留小的一条狗命!啊,我没了!”

    “喂,你凭啥骂我,我也不想死的啊!”

    半晌,突然听到孔然摘下耳机,咬牙切齿道:“这什么队友啊,我不就打输了吗,竟然讽刺我,举报他!”

    她随手点了举报,随即转过头,对弟弟求安慰:“小迟迟,我输了游戏还被队友骂,好伤心,想吃榴莲。”

    孔迟摇了摇头,人菜瘾还大,说的就是他这个姐姐。

    他是不太理解,玩一把输一把的游戏,到底快乐在哪里?

    而且,每次都是这样,一打游戏就输,一输了就心情不好,一心情不好要吃稀奇古怪的东西。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再玩一会,等我把这几页看完,下楼去买。”

    “好哒。”孔然甜甜一笑,又重新开了一局。

    A栋,楼上二十七层。

    三百多平的房间内,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天地的怒吼:“卧槽!”

    电脑桌前,只见一个身高不足一米三,长的好似翻版孔迟的小豆丁看着电脑屏幕,一脸不可置信。

    他竟然被队友举报,然后封号了?!

    看着自己“弑天小神龙”的ID沉没,此刻他的心宛若冰碴子,啪啪碎了一地!

    要知道为了这个号,他夜以继日的花了多少心血!

    尤其是还要背着那个阎王爹地,简直就是夹缝求生才有的今天。

    他愤恨咬牙拨了一个电话:“林程叔叔,我的游戏被封号了,快帮帮我。”

    对面安静片刻。

    随后只听到慕容霆低沉的声音响起:“慕容宸,你不好好读书,又在打游戏?”

    僵在原地的慕容宸:“……ヾ( •́д•̀ ;)ノ”

    啊啊啊,为什么接电话的是阎王爹地。

    “不是爹地,你听我狡辩……呃,不对,你听我解释……”

    “等回家再收拾你。”对面的声音冷酷低沉,“啪”的挂断电话。

    完蛋了,这回不只是账号要挂,他人也要彻底凉凉了!

    他猛然转头看着电脑屏幕,死死盯着“小然然最燃”的账号。

    都怪他!!

    不是他举报,他不会被封号,也不会被爹地抓包。

    慕容宸咬咬牙,直接截取了“小然然最燃”的ID,随后顺着他的ip地址摸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终于查了出来。

    他发现“举报狗”竟然就住在自己楼下!

    慕容宸小脸愤恨,起身下楼准备痛打举报狗。

    ……

    另一边,滴滴专车上。

    孔婉歌买好东西,正往回家赶。

    车里坐着无聊,她顺势将自己之前在国内用的电话卡重新插回手机上。

    虽然在国外的这五年,这张电话卡她没在用了,但是话费她还是一直有在续。

    电话卡刚装上,立刻便有无数的短信涌入。

    她随意翻了翻,有慕容霆骂他的,有朋友问候的,但更多却是来自她那个薄情爹。

    这五年,孔志钊仿佛比慕容霆还着急联系到她。

    想了想,她还是回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没有寒暄问候,孔志钊直接怒嚷道:“孔婉歌,你还知道回电话,这五年你死哪去了?”

    “有事?”孔婉歌的语气淡漠疏离。

    自从母亲难产去世,孔家新女主人进门,将她赶到乡下后,她和这个家早已断了情分。

    那边,孔志钊语气强硬,一副命令地口吻:“我不管你在哪,赶快给我滚回来,去和慕容霆把婚离了。”

    “现在公司出了问题,急需注资,你当年得罪了霆少,只要你还是慕容家少夫人一日,他就不会同意给孔家注资。”

    孔婉歌忍不住“噗嗤”一声:“呵,原来你这么着急找我是为了这事,离婚可以啊,但你用什么条件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