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女生频道
    《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
    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 苏笛 著小说分享独家首发内容,摄政王林安安陆云昊柔为了爱情,奋不顾身,临死才发现,错付真心,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棱角分明的面孔,斜长英挺的剑眉,双眸死死盯着苏屏,周身散发着杀人的戾气。苏屏愣了下。她没想到凶手竟长得这么......好看!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苏屏揉着自己的脖子,心里头又惊又怒。她不就是在药房收拾药品时被上面掉下来的药砸了下头嘛,怎么一醒来就遭人暗算了!无冤无仇?躺在床...
    作者:苏笛 更新时间:2022-09-23 09:59:41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9章

    苏屏被沈墨不分青红皂白的怒吼声骂得一头雾水。

    什么找野男人、什么跟人偷情。

    她昨晚除了救人,什么都没干好不好!

    没等苏屏开口,沈墨突然变色脸色,声音疏离不带一丝感情道:“苏屏,你走吧!”

    “墙角那个红木箱子的底层有个钱袋子,里面有三吊钱,你拿着它走吧。”

    “你让我走?”苏屏不敢置信道。

    “别忘了,钱大梅可一直想把风儿和星儿过继给她娘家大哥。”

    “我要走了,她能放过这几个孩子?”

    苏屏说话时,已经走到了沈墨的床边。

    “这件事我自有办法,不用你管!你赶紧给我走!”沈墨咬牙道。

    “我不走!”苏屏斩钉截铁道。

    开玩笑!

    这几个将来可都是心狠手辣,手握重权的大反派。

    现在要抛弃他们走了,以后还不得被他们找出来扒皮抽筋。

    为了让自己平安到老,她现在必须留下来!

    见苏屏又改变主意不愿意走,沈墨气得浑身发抖。

    趁着苏屏没防备,沈墨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拼尽全力把人往床上拉。

    “沈墨,你干什么?”苏屏一时没防备,整个人倒在床上。

    “苏屏,这是你逼我的!”沈墨双手掐住苏屏的脖子,浑身散发着杀气。

    “你不是要跟男人私奔吗?我都愿意让你走了,你为什么还要留下来。”

    “难道一定要把孩子们的前途毁了,你才甘心吗?”

    沈墨叫着,往死里掐苏屏的脖子。

    昨天这男人拿绳子勒自己,今天又想掐死自己,苏屏脾气再好,这次也忍不了了。

    “沈墨,别以为你是个病人我就不敢揍你,真要把我惹急了,我直接送你上西天。”

    苏屏说完,抬脚就把男人踹翻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男人奋力挣扎了下,最后,身体一软,直接晕倒在地上。

    “爹。”孩子们立马爬下床,纷纷围在沈墨的身边。

    苏屏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内心有些后悔。

    刚刚她太生气了,以至于忘记这男人是个病人了。

    苏屏把沈墨拖回床上,又细细给他检查了下身体。

    这男人双腿本就伤得不轻,刚刚那一摔,更是加重了他的病情。

    其实,沈墨这病苏屏是能治的,可她一旦出手,沈墨那么聪明的人,肯定会对自己起疑。

    保险起见,苏屏朝沈风道:“风儿,去请村里的大夫给你爹瞧一下腿。”

    “嗯。”

    沈风刚要出去,床上的沈墨幽幽醒来,极其虚弱道:“不,不用去了。”

    “爹!”几个孩子立马围了过去。

    沈墨颤颤巍巍地摸了下几个孩子的头,继续朝门口的沈风道:“风儿,回来吧,爹的腿已经废了,村里大夫治不好的。”

    与其花冤枉钱给他看病,倒不如省下来给孩子们花。

    “你这腿怎么就治不好了。”苏屏忍不住道:“你要觉得村里大夫医术不够高明,那我带你去县城治……”

    没等苏屏把话说完,沈墨一记恨意的眼神射过去。

    只听他语气阴冷道:“你又在装什么?县城的大夫早就说过了,我这腿已经废了,根本治不好。”

    “你的腿明明可以治……”苏屏还想反驳,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还是把后头的话给咽了下去。

    “随便你吧。”苏屏说完,就甩了下袖子出去了。

    这男人刚刚还想掐死自己呢,她要太关心这男人了,反倒显得自己有些犯贱了。

    苏屏出了屋子就去厨房准备早饭。

    煮粥的时候,她又把买的东西全部归置了下。

    至于孩子们的衣服和鞋袜,苏屏暂时放到了她的房间,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再给他们。

    吃过早饭,苏屏就回屋补觉了。

    昨晚折腾了一夜,她实在是太累了。

    苏屏这一觉睡得有些长,等她醒来时,太阳都快落山了。

    辛亏她早上粥煮得比较多,沈墨和几个孩子中午也没饿着。

    晚饭苏屏掌勺,做了个爆炒猪肝、鸡蛋炒肉丝、以及青菜炒香菇和红烧茄子。

    至于肉骨头、肉大肠这些,因为时间太赶了,就留着明天做了。

    吃晚饭的时候,沈墨看着面前的丰盛的菜肴皱眉头,不知道苏屏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吃过晚饭,一家人洗洗就睡了。

    倒是苏屏,睡了一天后,晚上一点儿困意都没有。

    想起白天沈墨说的话,苏屏思前想后,还是打算自己出马,来给沈墨治腿。

    可一想到沈墨对自己的态度,苏屏又有些犯难。

    依着男人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医治的。

    “该怎么办呢?”苏屏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嘀咕道。

    突然,苏屏脑海中闪过一个主意。

    不能以原身的身份去给沈墨看病,她可以换个身份啊!

    苏屏打开原身存放衣服的木箱子,从里头找了块面纱,又换了身新衣服。

    换装完毕后,她拎着自己的急救箱,朝沈墨的房间走去。

    房间内,沈墨还没睡。

    昏暗的烛光下,男人伏在矮桌上写着什么东西。

    许是太过专注,男人并没有发现苏屏进屋。

    “咳咳!”苏屏故意发出点儿声音。

    沈墨一惊,立马抬头。

    看着站在门口,脸上带着面纱的陌生女人,男人皱眉问道:“你是谁?”

    “我叫白柔。”苏屏改变声音,胡诌道。

    “我师父乃是游历江湖的神医,我跟师父云游此地,听闻你前途无量却瘫了下半身,我觉得有些可惜,就想过来医治你的双腿。”

    这是苏屏在房间里想了许久的借口。

    “不用。”沈墨面无表情地拒绝道:“我的腿已经废了,再医也没用!”

    苏屏早料到沈墨会拒绝,所以,她也不跟这男人多废话,直接就走到了床边。

    “我都还没医治你,怎么就知道没用了。”苏屏一边说,一边从药箱里取出了银针。

    “你要干什么?”沈墨脸色大变。

    “给你治病。”苏屏说完,掀开男人的裤管,找准穴位就将手里的银针扎了下去。

    “拔·出来,我说了,我不医……”

    沈墨话还没说完,原本愤怒的面孔瞬间呆滞了。

    刚刚……他的腿好像有一丝丝针扎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