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排行更新
    李威林天娇小说续集

    李威林天娇小说续集

    李威林天娇
    李威林天娇是著名作者月落星河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内容主要讲述双纤细的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美眸睁开,警惕的观察周边的环境。这是哪儿?她记得她动了本命蛊,将整个寨子都变成了虫海,自己也灵力耗尽晕了过去......所以我是活着还是死了?卜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
    作者:月落星河 更新时间:2022-09-23 10:03:45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8章

    分明是嘲讽,但夏如槿却听出了意味深长的感觉。

    早餐在让人窒息的尴尬中结束。

    夏如槿一出门,保镖就出来了,恭敬的站在霍言深面前,“霍总,要跟上太太吗?”

    霍言深神情淡漠,“不用,随她去。”

    话说完,余光就瞥到她刚刚放在茶几上的菜篮子。

    微微蹙眉,“将那东西处理了。”

    “是。”

    保镖上前,将篮子拿起,不慎撞翻了茶几上那个单独的罐子。

    “哐当!”

    瓷罐四分五裂,一只巨大的红蝎子爬了出来,伸着脑袋左右看看,满是警惕。

    保镖后退好几步,神色严峻。

    霍言深显然也发现了,想到刚刚夏如槿小心翼翼的将那个罐子单独拿出来,还很宝贝的样子,他眸光一沉。

    上前夺过保镖手里的篮子,打开。

    蝎子,蜘蛛,蜈蚣......

    以及各式各样长相奇怪的小虫子,在篮子里蠕动,

    钱叔站在一旁,头皮阵阵发麻,“先生,太太这是,这是投靠他了?”

    “......”

    男人脸色阴沉,低垂的眸子掩住了眼底的情绪。

    好半天之后,才将篮子递给钱叔。

    “放回去。”

    日头缓缓升高,给城市高楼被笼上一层金色的光,清风拂过,新绿色的树叶儿在阳光下摇摇曳曳。

    夏如槿到达约定的咖啡厅,余诗茜已经在卡座里等她了。

    女人坐在靠窗位置,一身慵懒华贵的装扮,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捏着白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动作优雅动人。

    从她这幅娴静自得的样子,还真看不出半点夏家落败。

    一见夏如槿进来,她忙站起身来迎接。

    满脸关切,“小槿,你没事儿吧?霍言深昨天有没有为难你啊?”

    “他能怎么为难我?还不是只能给我离婚协议。”夏如槿落座,下巴微抬,满脸嚣张与不屑。

    其实从昨天到现在,她已经捋清了以前的记忆,了解了余诗茜的假面孔。

    但她始终想不透她这样做的目的。

    夏家倒了,对她没什么好处?

    夏彦淮卧病在床后,她便更大胆的撺掇夏如槿离婚,分明是把夏家往死里整。

    所以她决定继续装蠢,让她慢慢露出马脚。

    余诗茜本来还担心这大小姐真的对霍言深有感情,现在听到这话......

    勾了勾唇角,体贴询问,“昨晚是不是姓霍的威胁你了?你跟艺鸣一路走来,我看得最清楚,怎么可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呢?要是有什么难处跟姐姐说,姐姐一定站在你这边!”

    从余诗茜嫁进门后,夏如槿原本并不喜欢她。

    但是耐不住这女人‘掏心掏肺’的对她好,二人年纪相仿,有更多共同话题,谈及喜欢的人,她不像爸爸那样处处打压她,而是帮她想办法,支持她追求自己的爱情。

    就以这种虚伪的姐妹情,将夏如槿感动的一塌糊涂。

    站在旁人的位置看,以前的夏如槿真的好蠢,说是蠢死的毫不过分......

    长叹了一口气,夏如槿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夏家不比以前风光了,我如果真的跟他离婚,我就一无所有了。”

    这懂事的感慨,让余诗茜心里咯噔一声。

    “说什么傻话!夏家还有你二叔在,还有余家支撑着,再不济,能任由他霍言深欺负?”

    夏如槿忍不住挑眉。

    余家?

    是那个靠吸夏家血,迅速起来的帝都新贵吗?

    现在都有胆量说支持夏家了。

    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面上却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可是,可是我跟二叔从小就不亲啊!他不喜欢我,一直说我没用,只会花钱......但是我喜欢花钱啊!如果真的跟霍言深离婚......”

    她欲言又止,余诗茜完全明白了。

    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归根究底是怕没钱花呢。

    “傻丫头,就因为这点小事,你就要抛弃自己心爱的人啊?”

    余诗茜无奈的摇头,打开包包,从里面抽出一张卡,“这里面有一千万,你先拿着花,艺鸣那边我也会帮你劝着,让他也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多大点事儿......”

    后面的话,夏如槿没听清。

    只是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那张银行卡,咽了咽口水。

    一、一千万!

    真的,这是她听都没听过的数字!

    从小就跟毒虫巫术打交道,她不缺物质上的东西,也从来没关注过这些。

    现在才意识到这是生存必备之物......

    “我出来也没带多少钱,你先拿着,以后我每个月定期给你转账,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余诗茜看她不说话,以为她嫌少,忙开空头支票。

    余家其实并不阔绰。

    说好听点是新贵,说难听点只是刚在帝都站稳脚跟。

    一点家族底蕴都没有。

    这装阔气的一千万,余诗茜看似轻飘飘的拿出来,实际上心里在滴血。

    想到能让夏如槿顺利离婚,她咬牙也认了。

    夏如槿感动,双手接过银行卡,“谢谢你!你就像我亲妈一样,我真想叫你一声妈!”

    ......妈?

    她今年25,夏如槿21,大可不必!

    笑容有些僵硬,“你还是叫我姐姐就好,我们年纪差不多,我最懂你的感受,怎么忍心让你继续身陷火坑。”

    “不!你不懂!”

    夏如槿语气激动,“我以前不懂事,是没认可你的身份才叫你姐姐的!你对我这么好,我还对你这样......我现在想通了,我认你这个妈!”

    余诗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