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都市言情
    主角是林宵的九星统帅已完结版全文

    主角是林宵的九星统帅已完结版全文

    主角是林宵的九星统帅
    主角是林宵的九星统帅是作者戈一浪经典小说中的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口腔。除了酒,还有清淡的女人香水。方禾反感地扭开头,推搡穆九霄的胸膛,你怎么回来了?下一秒,下巴就被攥住。力气很大,疼得方禾蹙眉。怎么,看见是我很失望?男人冷嗤。方禾顿时一愣。夜灯并不亮,可是穆九霄眉宇间的嘲讽...
    作者:戈一 更新时间:2022-09-23 10:30:56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4章

    她疼得脸都白了,抱着受伤的小腿,嘶嘶抽气。

    众人顿时大骇。

    特别是小孩的父亲,猛地站起来,看着怒气沉沉的穆九霄,一脸惊恐却又不敢说什么。

    穆九霄抱着时语沫,冷声质问下人,“都愣着干什么,备车。”

    时语沫摇摇头,抱住了穆九霄的胳膊,“别吓着孩子了九霄,我没事。”

    她露出的那一节雪白小腿上,有一道修长的口子,已经渗出了血。

    穆九霄把她抱上了楼。

    唐怡君也要跟上去,走了两步想到什么,又回头跟方禾说,“你不是医生吗,跟上啊。”

    方禾是外科医生,在医学上是权威的存在,也就这一点他们穆家愿意承认。

    方禾推开楼上卧室的门,见屋子里只坐着时语沫一个人。

    她微微一笑,还是那副模样,“小禾儿。”

    此刻屋子里空荡荡,方禾问道,“就我们两个,你还有装下去的必要吗?”

    时语沫轻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没有证据的事情,你要是一而再的诽谤我,我可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方禾咬紧牙关,对此刻的时语沫,恨之入骨。

    是啊,她没有证据!

    她本想借着穆家的势力查一查,但是跟穆九霄的婚姻岌岌可危,她也不敢滥用,不然得不偿失。

    时语沫喜欢极了这幅模样的方禾。

    小时候她跟方禾的关系是不错,但是方禾太好了,长得漂亮,性格讨喜,才能也是万人之上。

    她时时刻刻都压着时语沫一头。

    嫉妒是可怕的恶魔,将时语沫带向了糜烂的世界,让她犯了很多错。

    当年陷害方禾,看着她锒铛入狱,时语沫没有半分愧疚,只有爽快。

    她才是北城万众瞩目的明珠。

    谁也别想跟她抢!

    但是没想到,六年过去了,方禾居然成了穆九霄的挂牌妻子。

    但那又能怎么样呢?

    她是第一次闯进穆九霄心扉的女人,虽然现在冷淡了,但是几年前穆家老爷子重病,是她时语沫的骨髓,救了他一命!

    穆九霄再怎么样,都不可能把她弃之不管的。

    现在她重头再来,方禾算什么?

    她照样能像六年前那样,将她碾碎在脚底。

    时语沫眼里划过一丝暗芒,问道,“小禾儿,九霄那么优秀,你肯定很爱他吧?”

    这话像是一把刀子,在方禾的心上划过。

    见方禾脸色难看,时语沫善解人意道,“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九霄跟你离婚的,他才刚上任,我不想在关键时期,让他背上婚内出轨的骂名,这段时间就算是我施舍给你了。”

    方禾快要站不住了。

    时语沫看她的眼神里,全是同情和不屑,她在这样的压力下,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房间的,不知道眼前的路通往哪里,只顾着一直往前走。

    她要逃离这个令她窒息的地方。

    直到撞上一堵坚硬的胸膛,她才停下来。

    抬起头,见是穆九霄,她迅速收起眼里的憎恶,恢复如常,看不出任何情绪。

    穆九霄从不关心她,所以也不会问她为什么脸那么白,只是淡淡道,“等会司机送你回去。”

    方禾木着脸,嗯了一声。

    跟他擦肩而过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穆九霄看了眼面前的半开的卧室,走了进去。

    时语沫正在自己处理伤口。

    她抬头看见穆九霄,甜甜一笑,“九霄。”

    穆九霄蹙眉,“方禾没有给你处理?”

    “不麻烦她了。”时语沫咬了咬唇,“我跟她的关系现在不一样了,见面挺尴尬的。”

    空气短暂的沉默。

    穆九霄脑子里没由来的闪过方禾那一双红彤彤的眼睛,问道,“刚才你跟方禾说了什么?”

    时语沫一滞。

    “没说什么啊,怎么了?”

    穆九霄神色冷清,“没怎么,不过有些话我得提醒你,我妈很容易头脑发热,做事不顾后果,但你要清楚,你的身份和背景,不允许你不清不楚地跟我在一起。”

    时语沫明白他的意思,委屈道,“九霄,你还在怪我吗?”

    穆九霄眼底蕴着狂风暴雨,“我从不计较过去的事。”

    是吗?

    那为什么对她这么冷漠?

    因为方禾吗?

    在这之前,时语沫从未见穆九霄主动问过一个女人。

    可他刚才就问起了方禾。

    是怕自己欺负她吗?

    时语沫想到这,怒极反笑。

    看样子,这次碰上的钉子,有点不好搞呢。

    ……

    穆九霄回来的时候,方禾半躺在床上,开着夜灯看书。

    洗过澡后,穆九霄从后抱住她,手探进裙子里。

    摸到障碍,他不满道,“生理期?”

    方禾忍着不适,“嗯。”

    穆九霄收回手,坐起来。

    背后传来火机的声音,随后香烟的味道丝丝缕缕,在房间里横行,方禾很不喜欢闻二手烟,但是又对这种味道反感不起来。

    穆九霄问,“你跟时语沫有过节?”

    方禾是个不动声色的女人,如果不是到爆发的边缘,她今晚上看时语沫的眼神,不会那么憎恨。

    方禾轻笑,“你放心,我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我也没那个本事。”

    笑完,她又分不清楚,是笑自己还是笑时语沫。

    穆九霄冷嗤,“知道就好。”

    方禾心口一紧,捏紧了手里的书。

    “她都回来了,那我们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话音落地,方禾就感觉背上的目光灼热了起来。

    “想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