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排行 > 排行更新
    大姐尿布大姐尿布全文在线免费阅读by一颗嫩白菜

    大姐尿布大姐尿布全文在线免费阅读by一颗嫩白菜

    大姐尿布
    《大姐尿布》(连载中)又名《大姐尿布小说》免费小说阅读,主角:大姐尿布,作者:一颗嫩白菜,大姐尿布小说讲述了:柔软的大床上。忽然,她眼珠快速的转动了几下,凤眸猛地睁开。此时的走廊上,一男一女恭维的迎着一位长得脑满肠肥的中年男人朝着总统套房走来。王总,你放心,她可是我的亲闺女,就是脾气倔了点,但是我敢保证,干净得很!女人嘛,只要一次成了,后面她还不是像只小猫一样乖顺听话。男人说完,女人立刻笑道,对对对,而且王总,这生孩子还是要年轻女孩才行,身体好,模...
    作者:一颗嫩白菜 更新时间:2022-09-23 10:51:07
    开始阅读
    内容详情

    第2章 自救

    第2章 自救

    男人的眸色愈发冷沉,菲薄的唇勾出一抹阴邪的弧度,救她?

    呵......

    现在他要自救了!

    修长的手指毫不犹豫的握住苏凉晚盈盈一握的腰肢,在苏凉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他扔在了宽大柔软的床上。

    下一秒,......

    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纱幔斑驳的照进屋内的时候,苏凉晚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昨夜,让她的身体就像被车轮碾压过一般,动一下都疼。

    她咬着唇强忍着坐起了身,看着身边男人熟睡的绝美容颜,气得想抬手打爆他的头!

    她让他救她,是帮她解开手上的绳子,不是这个这个啥!

    哎,算了!

    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吧!

    反正他长得这么帅,比那个王总强太多了,这么一比较,苏凉晚也觉得自己没吃多大的亏。

    轻轻的掀开被子,苏凉晚蹑手蹑脚的下床,她昨晚身上穿的睡衣肯定不能再穿了。

    她走到沙发,拿起男人的白衬衣和黑色西裤小心的穿在自己身上,虽然又大又长,但总比什么都不穿强吧。

    裤兜里有个钱包,苏凉晚摸了出来,打开钱包,一沓厚厚的红色钞票让她的眼睛笑得都眯了起来。

    她要跑路,没有钱怎么行?

    这么多钱,够她买一身新衣服和一张机票的了。

    她把钱抽了出来,塞进裤兜里,把钱包扔在沙发上之前,她瞄了一眼里面的身份证。

    封暮晨。

    唔......原来他叫封暮晨啊!

    床上的男人忽然翻了一个身,苏凉晚心里一惊,不敢再停留,扯起拖地的裤腿快速的朝着门口跑去......

    半个小时后,男人醒了。

    看着空空如已的房间,要不是白色的床单上那一抹鲜艳的赤红,他还以为昨晚只是他做的一场梦。

    这个该死的女人!

    对他下了药,睡完之后招呼不打一声就这样走了?

    她不是应该坐在床上,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威胁他娶她吗?

    还是说,她回去好好打扮一下,再回来找他勒索?

    封暮晨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出去,“贾欲,给我滚过来!”

    十分钟之后,贾欲屁滚尿流的滚了进来。

    “五爷,昨晚我来了,我敲了门,但是你没应,也没开门,我就没敢进来。”

    封暮晨倚着床头,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衬衣,领口微微敞开着,露出精壮的胸膛,整个人看起来禁欲又迷人。

    他看着贾欲,深邃的眸子冷意乍现,“我来安城的事,有几个人知道?”

    “啊?”

    贾欲愣了一下,原本以为封暮晨把他叫过来是想训斥昨晚他没把文件及时送过来,没成想却是这事。

    深思了一下,他肯定的开口,“没有人了!就连老爷和老夫人都不知道你来安城,别人就更不可能了。”

    封暮晨疑惑的皱了一下眉,如果没人知道他来安城,那么昨晚那个女人......难道不是别人给他下的套?

    但是她为什么会来他的房间,嘴唇上还抹了药呢?

    眼角瞥着放在床柜上那个被掏空了的钱包,他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贾欲,昨晚我被一个女人睡了,就是上天入地,你也要把她给我找出来!”

    纳尼!

    清心寡欲二十八年,帝都一手遮天的封五爷居然被一个女人给睡了!?

    贾欲浑身一个激灵,立刻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起来。

    哈哈哈哈,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到底是哪个色胆包天的女人,居然敢睡了睚眦必报的封五爷。

    他能够想象,找到那个女人之后,那个女人会被他家五爷折磨得生不如死的画面。

    查了酒店的监控,贾欲很快就锁定了苏凉晚的身份。

    苏凉晚,博海公司总裁苏在生的大女儿,母亲早逝,苏在生将一直养在外面的情人江韵梅娶回了家,苏凉晚从小在江韵梅的压迫下长大。

    名义上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实则是苏家人的出气筒,但是成绩优异,十五岁以全省状元的成绩考上了安城的长海大学。

    明明家在安城,却一直住校,十九岁的年纪就已经念到了博士,并且还是双学位!

    封暮晨看完了苏凉晚的资料,眼皮微抬,“人呢?”

    在他冷厉的视线下,贾欲脸部肌肉猛地一僵,后背都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喉口就像卡了一团棉花似的,好不容易才从嘴角挤出几个字来,“没,没,没找到。”